一叶翩洲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叶喻】风雪皆停

杭城在冬季伊始下了一场罕见的雪。

“冷吗?”叶修把手中的伞向喻文州那边略微倾斜,伸手理了理他身上的长围巾。今年的初雪难得地早,叶修体谅恋人对雪的执念,牵着人在路上慢吞吞地走。

“不冷。”喻文州眉眼弯弯地摇头,好奇地看伞外晃晃悠悠落下的细雪。吴山广场上的人群来来往往,似乎并没有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雪消退多少热情。霓虹彩灯在远处星星点点地亮,一眼望去可以看见在夜幕中渺远恢弘的城隍阁。南方的雪总是轻轻巧巧,落在伞面上有“沙沙”的响声,喻文州抓住伞的一角,然后猛地松手,伞面上的雪被远远弹开,簌簌地落在脚边、地面、或者是街边的花坛里。喻文州对此总有一种近乎孩童般的天真活泼,乐此不疲地重复这个幼稚的举动...

34

叶修回到明月江南那套公寓的时候,杭城已步入初冬,雨淅淅沥沥下了一个星期。门上的密码锁“locked”正亮着绿光,叶修想了一会儿喻文州的生日是二月九号还是二月十号,有些拿不定主意,最后输了两次,密码锁才“咔哒”一声开了。

已经快三个月没有人步入的公寓显得有些萧条,定期来打扫的家政用厚厚的白布罩好了家具,连带着喻文州的所有痕迹都被清理得干干净净。叶修把滴滴答答淋着雨水的伞随手丢在玄关,打开电闸,随后疲惫不堪地坐在了沙发上。

他和喻文州已经分手整整一年。

叶修揉了揉额角,三室两厅的公寓对一个单身男人来说还是太大了,即使当初布置是选择了最为柔软舒适的布艺家具,久未沾人气之后仍然失去原本的温馨。蓝...

26

【叶王喻】插班生 05

-5-

荣耀高中的作息时间较之隔壁二中还是要宽松许多,叶王喻一行人早上六点起了床,又去小食堂吃了早餐,才慢慢悠悠地晃到教室,招致教室里一干人等的鄙视。早读时间从六点半到七点,之后是早上的五节课。语文课代表苏沐橙已经在黑板上写下了早读任务,叶修把自己皱巴巴的语文必修五从课桌里掏出来,装模作样地摆在桌面上。喻文州有样学样,却不像叶修那样阳奉阴违——桌上摆着语文必修五,腿上放着植物生理。小少年看了黑板上的早读任务,认认真真地朗读起《逍遥游》。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

“一锅炖不下。”叶修不怀好意地接口。

喻文州侧过头来不解地看看他,接着往下读。

“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

7 46

喻文州其人,温柔待人诚恳接物,心里好像有一把千分尺,永远把握着人与人交往的分寸,体贴得恰到好处。少一分是不近人情,多一分是欲拒还迎。道上的人都说叶修是天上阳王杰希是镜中花,喻文州呢,他是深海里的星星,想他时远,看他时近。

———————————————————————————————————————————————
深夜脑洞,留着备用

1 6

【叶王喻】插班生 04

-4-

荣耀高中部的晚自习足有三个小时,三人在竞赛教室里闷头看书做题,期间叶修和王杰希还帮喻文州把没来得及跟上的进度给补了,其实也只有光合作用一节课,虽然原初反应、电子传递和光合磷酸化还有碳同化都是重要又复杂的考点,但这三个人没有谁不是省油的灯,再加上植物生理里并不涉及生化反应,所以喻文州很快就赶上了他们的进度。

九点四十分晚自习下课,荣耀高中部是强制学生住宿的,但竞赛生的待遇要好上不少。比起日常班的同学们只能挤八人一间的宿舍,竞赛学生被分配在学校西南侧的杏园公寓,一层一个套间,包括一大三小的四个房间、一个客厅、一个厨房还有两个公共卫浴。生物组和化学组住一个层,但是因为魏琛家就在学校旁边、...

2 44

【叶王喻】插班生 03

-3-

“叮铃铃”的上课铃突兀地响起来,在门口站了十分钟的一行人才反应过来走进了实验室。先前退赛的竞赛组成员已经早早地把东西搬走,比教室还大上不少的实验室看上去就格外空旷,第一排的实验桌上堆着三两本《植物解剖》和《动物学》,旁边还有摞厚厚的永久玻片,喻文州好奇地拿起一盒来看,上面写的是“马蛔虫(雄)永久玻片”几个小字。叶修把他领到自己和王杰希之间空着的座位坐好,鬼知道为什么叶修和王杰希之间总有空位,让迟了一步失去跟小师弟叙旧机会的魏琛看得咬牙切齿。

说起魏琛和喻文州的关系,那倒是有些年头了。喻文州的外公是先前魏琛生物竞赛的辅导老师,从他初中的时候就已经带着他,那时候喻文州也经常跟着他上课。...

3 52

【叶王喻】插班生 02

-2-

全国的生物联赛定在明年的五月底,之前是省级的生物竞赛,之后又是省集训队和省队的选拔。总的生物竞赛会在明年的七八月份在北京举行,获得全国生物竞赛金奖的前三十名又会自动进入国家集训队,经过几个月的集训之后留下四个人组成国家队征战国际奥林匹克竞赛。林林总总的训练和选拔加起来几乎要拖上整整一年的时间,如果不是像叶修和王杰希这样不愁高考的尖子生,光是这么长的战线就会吓退一拨人,再加上生物竞赛获奖的实际利益并不高,所以到了省赛前的集训阶段,竞赛班已经从一开始的三十人缩减到叶修、王杰希、魏琛三人,王杰希还是从高一拔上来的,如果不是实在凑不齐校队的人数,高中部怎么也不会把主意打到喻文州身上去。

省...

10 72

【叶王喻】插班生 01

-1-

叶修被王杰希拍醒的时候,学校的广播里正放着《风居住的街道》,清清淡淡的钢琴曲在季夏午后燥热的空气里流淌开去。他花了几秒钟适应突然的强光带给眼睛的不适,随着王杰希的目光看去,透过老式教学楼门前两株西府海棠,看见了那孩子精致的侧脸。他仰着头,叶修猜他是在分辨班级门口稀稀松松挂着的“二年二班”的班牌。八月初的海棠开得正盛,快要盖住那孩子的头顶,只能让叶修看见挺拔秀气的鼻梁和紧抿的唇,花瓣兜头而下,让人分辨不出唇色与花色。

收到辅导老师消息通知的王杰希走出门去,他打开门的一刹那,盛夏草木香气幽幽传来,热风与往后余生一同铺面涌上。小少年站在被楼梯转角分割出来的一束阳光里,眼中分明是少年人独有...

3 70

        端阳门正对着的长街上人声鼎沸,绛衣的官兵执刀向前跑去,“哒哒”的脚步声惊起地上的尘土。百姓们在人头攒动里翘首,极目望着远处骑马而来的殿试三鼎甲。还是太子的叶修在望江楼上凭栏看去,同样的高头大马,状元其貌不扬,榜眼年过不惑,唯有喻文州一个少年人,风华正茂,眉目如同漏过扶疏竹林叶间的瓷白月色,疏朗又清浅。街旁芳心暗许的姑娘纷纷将手中的花朵拋去,几乎下成一场花雨。喻文州风度翩翩地含笑回首,却在下一刻无意中撞进叶修的眸中。

        此后漫...

3 23

桓温征蜀,犹见武侯时小吏,年百余岁。温问:“诸葛丞相今谁与比?”答曰:“诸葛在时,亦不觉异,自公没后,不见其比。”

我的丞相哇哇哇呜呜X﹏X!!!!!!

1
 
1 / 7

© 一叶翩洲 | Powered by LOFTER